/images/logo6.gif
首页院务公开新闻中心教学科研党建工作精品课程继续教育学生工作学院团委实验室招生
信息公告
当前位置: 首页>>党建工作>>网络党校>>正文
山东省纪委首次公开官员落马忏悔书
2014-12-04 21:27     (阅读次数)

山东省纪委监察厅公开的这两则“来自心灵深处的忏悔”书,一位是颇有前途的“政治明星”,从没能坚持将放在食品袋底部的10万元退给朋友开始,便一步步滑入“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深渊。

另一位因贪污受贿身陷囹圄的她,在失去了“专车接送、公费医疗”等待遇之后,只能隔着玻璃窗,看着相互搀扶前来探监的老少三辈泪流满面。

两位官员从人生顶峰的垂直跌落亦是长鸣之警钟,“为官与为囚,仅仅一步之遥,一墙之隔”。

“本分”——入官场之初的无贪念

“我始终认为,钱只有在生活急需的人手里才有意义,绝不能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任何不义之财”。

根据“来自心灵深处的忏悔”栏目中两份忏悔书两位作者的表述,他们在初入官场时并无“贪念”。

刘平,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他是山东省纪委监察厅官网“来自心灵深处的忏悔”栏目中已有两篇官员忏悔书的主角之一。其犯罪事实是收受14个单位和个人的钱物,总价值496万元。

记者梳理已有公开报道,刘平此前曾是一位颇有前途的“政治明星”,某市原市长助理。出生于革命军人家庭的刘平,1970年入伍,1975年入党,先后在建设银行分行、某市外经贸委,中国贸促会分会、市高新区、市政府工作。

刘平走向犯罪深渊之前,在物质利益和个人生活方面“看得很淡”,“我始终认为,钱只有在生活急需的人手里才有意义,绝不能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任何不义之财”。

最初,王红同样是“任劳任怨,坚守原则”,“当别人有求于我时,我不仅不收礼物,连请吃饭都婉言谢绝”。

王红,是另一份忏悔书的主人,因贪污受贿82万元、滥用职权给国家造成损失90万元,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4年。

她出生在一个干部家庭,大学毕业后进入基层。从乡镇团委干事到团委书记、副乡长、副书记、乡长、乡党委书记再到县委常委、副县长,官场生涯轨迹稳步向上。

“漩涡”——“难以拒绝”的诱惑

朋友提醒说:“别因自己干几年县长,把家门口的人都得罪了”。当时我认为这句话有道理。

工作上的一帆风顺和权力的增大,王红的思想认识开始错位。

任县委常委、副县长期间,她分管城市建设,不少开发商有求于她,想方设法拉拢靠近。由于在原籍任职,熟人多,朋友多,找她办事的更多。

原则在朋友的“提醒”下撕出缝隙——“别因自己干几年县长,把家门口的人都得罪了”。

渐渐的,王红觉得这句话“有道理”。

王红就此放松了警惕,欲望也随之膨胀,“我由最初的拒收变成了有选择地收,心态也由最初的胆战心惊、半推半就变成了后来的心安理得”。“半推半就”中,另一个故事的主角刘平也迎来人生的拐点。

女儿随前妻李丽在海外读书,多年聚少离多,夫妻两人走到分手的路口。在这期间,刘平的一位朋友提出,想资助他的女儿读书和前妻的国外生活。

犹豫了一下,但没有拒绝。

刘平的心理在忏悔书中得以披露:“第一,这是一位交往了多年的朋友,女儿是她看着长大的,当时她并没有向我提出任何工作上的要求;第二,这么多年我欠前妻和她们家的太多,她们母女将来在海外生活没有钱会十分困难,这些钱权当是替我所欠责任的一种补偿”。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刘平的这位朋友,与该市一家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联系起来。事后也证明,对方确实有“工作上的要求”——“旧村改造工程用地问题”。

自白中,刘平说,他事后得知,他的朋友一次汇了40万美元,“如此大的金额显然让我感到十分吃惊,也觉得很不合适,但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没有坚持退回”。

令人侧目的是,刘平的两位朋友赞助其前妻和女儿的外币折合人民币近400万元,占到其涉案金额的80%左右。

“失控”——朋友面前可怕的麻木

还是私欲在作怪。总认为有些钱收了不是问题,这种心理暗示时间长了,就转变为一种可怕的麻木。

“当时只有一个愿望,希望我的前妻和女儿将来能生活的安定和有尊严”。

此时,刘平没有意识到的是,自己已在漩涡中渐渐失控。

和王红类似,过分注重人情关系是刘平走向犯罪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他涉案的当事人中,多数是其多年的朋友、同事。

例如,刘平任区委书记、区长时,某企业的经理(与刘平家此前就很熟,其爱人与刘平前妻是一个部队的战友,其妻弟是刘平小学同班同学),将10万元钱放在一个食品袋底部送到刘平家里,“表达刘平对其工作的支持和感谢”。刘平发现后,第二天一早就赶到他的办公室当面如数退还。但是,刘平调到市里工作后,这位朋友又和他的爱人在其不在家的时候又将钱送回。

刘平给朋友打电话“指出必须把钱退回去”。但对方言辞激烈地说,“我们是多年的朋友,你又不在区里工作了,这是我个人的钱,如果退回来,那以后我们就没法见面了”。“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就没再坚持”。刘平回忆。“从思想根源上讲,还是私欲在作怪。总认为有些钱收了不是问题,这种心理暗示时间长了,就转变为一种可怕的麻木,最终放弃自我约束,在不知不觉中走向犯罪的深渊”。

“坠落”——接受审查仍认为自己没大问题

在明知有人举报、纪检检察机关已经立案侦查的情况下,他“仍认为自己没有什么严重的经济问题”

王红的忏悔书中说,自己性格上的缺陷和不正确的政绩观,导致自己滥用职权。

担任乡镇党委书记期间,她所负责的乡镇是全县经济开发区所在地,招商引资任务重,税收指标高,“仅凭我们乡镇的企业实际纳税是完不成税收任务的”。

为了超额完成税收任务,实现乡镇在全市经济考核中的位次前移,她无视税法规定,纵容手下人员从外地拉拢纳税大户到其乡镇缴税,并违反规定从乡镇财政拿出90万元重奖外地纳税户。

这样,尽管一个乡镇的税收增加了,却给国家造成了90多万元的严重损失。

另一边,已经迷失的刘平,在明知有人举报、纪检检察机关已经立案侦查,并通知自己从外地返回接受审查的情况下,“仍认为自己没有什么严重的经济问题”。

一篇杂志对于刘平的报道中提及:离婚不久,刘平和生命中另一位女人杨萍确定了未婚夫妻关系。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将婚戒戴在未婚妻的手上,受贿之事已东窗事发。

在市政府楼前,坐在不远处车上的杨萍,亲眼看着刘平被山东省检察院人员押上车带走,泪流满面。

“狱中”——愧对家人的泪流满面

母亲一生要强,而我又曾经是她的骄傲。我能想见,她这样一个离休干部,将因为我而承受怎样的屈辱。

狱中,最折磨刘平的是对女儿的思念和牵挂。中央电视台曾有一个“远离职务犯罪”的公益广告,那个小孩叫爸爸的声音,至今令他心肺欲裂。“判决下达后,我七十多岁的母亲来看我”,刘平回忆,“我母亲曾是一名军人,后来又长期从事教育工作,不擅长家务更不会做针线活,但因怕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受凉,竟亲手为我缝制了一件对襟棉袄!当时我强忍住眼泪,故作轻松。母亲一生要强,而我又曾经是她的骄傲。我能想见,她这样一个在解放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离休干部,将因为我而承受怎样的屈辱”。

王红也只能品味自己酿的人生苦酒。“以前,我每到一处都前呼后拥;住,有宽敞的房屋;行,有专车接送;病,有公费医疗;吃穿更是不用发愁,享受着令人羡慕的政治和经济待遇。可是当从戴上手铐的那一刻起,就宣判了这一切的终结”。

王红被捕时,女儿上初中,正处于学习成长的关键时期,“我永远忘不了被带出家门的那一刻,女儿那惊恐的双眼和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永远忘不了入狱后我的亲人第一次会见的情景,看着相互搀扶着前来探监的老少三辈,我泪流满面”。(文中人物均为化名)(来源:山东商报)

关闭窗口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QQ空间

肇庆学院文学院  地址:中国广东省肇庆市端州区肇庆大道
电话:0758-2716310   邮编:526061